分享到:

中國船員隨郵輪漂泊192天 天天銷毀大批過期高檔商品

中國船員隨郵輪漂泊192天 天天銷毀大批過期高檔商品

2020年08月07日 13:51 來源:錢江晚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受全球疫情影響,郵輪業陷入停擺狀態

  中國船員隨郵輪漂泊192天

  天天銷毀大批過期高檔商品

  意大利籍大型郵輪“賽琳娜號”,靜靜地漂泊在馬來西亞海域,隨著波浪起伏。

  是這場卷席全球的新冠疫情,導致了這樣的場面:為乘客打造歐式浪漫氛圍和神秘文化淵源的這艘 “海上古羅馬”,褪去了昔日的喧囂場面,曾經人潮涌動的甲板、游泳池、餐廳、免稅店等冷冷清清,難見人煙。

  7月底的一天早上,湖北籍船員王波來到郵輪倉庫。角落里,是成堆的比利時進口巧克力和高端護膚品、化妝品,碼得整整齊齊的。他擰開其中一瓶瑞士頂級品牌面霜,右手拿起一支法國品牌眉筆,幾分鐘后,這瓶價值不菲的面霜就被眉筆掏干凈,倒入桶中。然后,精致的玻璃瓶被扔到一旁,眉筆也被掰成兩截,都成為待處理的垃圾。

  各色過期的口紅、眼影、化妝水、乳液、精華、防曬霜……被倒進桶中,混雜在一起,散發出一股難以形容的奇怪味道。

  王波內心五味雜陳。在郵輪工作4年,他從未想過:有一天船上會變得如此寂靜,而他要留在船上,銷毀大批大批高端商品。

  本報記者 陳曦

  高級商品無人光顧

  只好每天銷毀一批

  如今,“賽琳娜號”大部分船員已回家,剩下100來人中有4名中國籍船員,湖北小伙王波是其中之一。

  疫情之下,國際郵輪業被迫按下暫停鍵,各大郵輪公司相繼發布停運公告。隨著疫情持續蔓延,多家郵輪公司市值大幅縮水,全球郵輪業陷入停擺狀態。

  “賽琳娜號”所屬的嘉年華集團,旗下共有104艘郵輪,在全球市場的份額達到45%。根據測算,該公司需要25艘郵輪滿負荷航行,才能實現收支平衡。受疫情和“鉆石公主號事件”的影響,2月下旬開始,嘉年華股價暴跌,從40多美金一度下探至7.8美金,隨后稍有回暖,目前在13美金左右徘徊。

  王波不炒股,不過,近幾月在船上也能深刻感受到疫情給公司帶來的重創。

  1月26日,“賽琳娜號”宣布停航,王波工作的郵輪免稅店也跟著關門,從此再沒售出一件商品。以前他一個人一天就能售出上萬元商品,現在他一天要銷毀價值好幾萬元的過期商品。“沒有乘客,商品積壓過期,然后按照公司規定銷毀。”

  被銷毀最多的是護膚品、化妝品,有時候一天要處理好幾百件,累計超過上萬件。

  大把大把的阿瑪尼、香奈兒、圣羅蘭等的口紅被掰斷,一瓶一瓶的雅詩蘭黛、蘭蔻等的乳液、精華,像白開水一般被倒進油漆桶大小的容器中。最讓他肉疼的是5套瑞士頂級護膚品套裝,“在國內專柜一套2萬塊以上,哎……”他記得之前有個女明星在郵輪上一口氣買過4套。

  需要清理的食品也多得數不過來。售價好幾百元一盒的比利時進口歌帝梵、瑞士蓮巧克力,被快速撕開包裝,扔進垃圾袋,然后交由垃圾房作為廚余垃圾處理。

  盡管一直在銷毀,但倉庫里過期商品還在成批增加。“只要郵輪一天沒恢復營業,我們能做的只有銷毀商品。”王波說。

  海上漂泊192天

  回家之路在何方

  截至8月5日,王波已隨船在海上漂泊192天。

  “賽琳娜號”共有船員1000多人,疫情暴發之后,公司曾先后分兩批運送船員下船回家。第一次在3月,“賽琳娜”短暫停靠日本長崎,當時湖北尚未解封,王波無法回國。第二次是5月,為了盡可能節約成本,集中運輸,“賽琳娜號”上的中國籍船員在東南亞海域通過小艇轉移到“威尼斯號”郵輪,然后輾轉靠港中國深圳。

  “當時部門需要留兩人值班和善后工作。”回家可能失業,有房貸壓力的王波決定留下來,“總有一些收入”。

  不過,王波很快后悔了。雖然船上沒有出現感染,仍有新鮮食物供應,他和家人也能保持聯絡,但他明顯感覺失去了原有的輕松狀態。船員群里,大家開始轉發哪些員工已經安全到家;父母也不停催,問他什么時候回家。

  每日守著冷冷清清的船艙,四名中國員工回家的愿望愈發迫切。“我們向公司提出申請,也得到了批準。但因為航空政策受到阻滯,靠岸越來越難。”王波有些無奈。

  世界衛生組織制定的《國際衛生條例》第28條規定:不應當因公共衛生原因而阻止船舶或航空器在任何入境口停靠。但這一規定同時提到:如果入境港口不具備執行本條例規定的衛生措施的能力,可命令船舶或航空器在自擔風險的情況下駛往可到達的最近適宜入境口岸。

  距離回國最近的一次是在7月。當時“賽琳娜號”停泊在菲律賓附近海域,王波收到公司通知,船只將停靠馬尼拉,并已為他們訂到回國機票。他興沖沖地收拾好行李,翹首以待。但菲律賓疫情爆發,船舶被迫改變航線,轉移到馬來西亞海域。

  王波走不了,雖有心理準備,但失落還是難免的。“這幾個月遇見的不確定因素太多了。好幾次,說好準備停靠,到了臨近海域,又臨時接到通知,說不能靠岸。”

  盡管被困在船上6個多月,但王波并沒有埋怨公司。他知道公司為他們做了很多——比如,為員工開放了費用達9美金1G流量的衛星網絡,安排員工住在有窗的游客房間,還一直在幫他們尋找回家的途徑。

  在船上的日子,郁悶情緒會不時冒出。以前,王波會選擇上岸和朋友找個餐館搓一頓,現在,他找到了另外的方式來發泄:在甲板上跑步,或在網上和網友抬杠。

  這幾日,王波正在積極準備國際健康碼,填報個人資料、健康狀況、出行情況等信息,為回家做準備。

  他接到的最新消息是:會有小艇將他們轉移到其他郵輪,然后等待靠港。

  等郵輪恢復元氣

  再一起回來

  在微信群里,第一批回家的船員偶爾會對王波表示羨慕:你在船上還有收入,我們在家待業至今。

  要是沒有疫情,在郵輪上工作,確實被廣受羨慕。

  因產業鏈長、帶動性強、影響力大、覆蓋面廣、國際化程度高,郵輪行業被譽為“漂浮在黃金水道上的黃金產業”。

  郵輪旅游巨大的吸引力,近年呈現出強大變現能力。中船嘉年華郵輪有限公司公開的數據顯示,2019年,有近300萬中國旅客選擇搭乘郵輪出境旅行。

  郵輪業的發展,帶來了更多的工作機會。“在郵輪上工作工資高,食宿不需要花錢,工作強度不大,還能看海,去世界各地免費旅游。”王波細把好處數了一通。不過現在,待在郵輪上毫無優越感可言。

  回家后干什么,王波有些焦慮,“海乘這個職業有些特殊。根據合同,船開了才發生勞動合同關系,一旦停航,沒上船的員工就沒了基本生活保障。”

  迫于生活壓力,已經回家的朋友,都開始找工作了,主要是去商場、酒店。有朋友告訴王波,對返船上班已經不抱太大希望,“公司開始全球出售郵輪,再說,誰知道疫情還要多久才能結束。”

  王波和在船上的同事商量后決定,回家后暫時找份工作,等郵輪恢復元氣,再一起回來。

  (文中王波為化名)

【編輯:于曉】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急速赛车开奖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