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趙一曼絕筆信:兒子,不要忘記你的母親是為國犧牲的

趙一曼絕筆信:兒子,不要忘記你的母親是為國犧牲的

2020年08月10日 10:52 來源:華西都市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薛維睿

  1936年8月2日凌晨,已是遍體鱗傷的趙一曼,被日偽從哈爾濱押往黑龍江珠河縣(注:現名尚志市),獲取情報無果的日軍將對她處以死刑。

  在開往刑場的火車上,趙一曼最放心不下的是已經分離多年的兒子,她在臨刑前留下了最后一封信。直到20余年后,這封信才被她的兒子陳掖賢(小名寧兒)看到。

  一封與子遺書、一張母子合影,這是作為母親的趙一曼留給孩子的最后念想。在敵人面前堅貞不屈的川籍女英雄,提到最牽掛的孩子時,流露出母親特有的柔軟。寥寥數語,至今仍催人淚下。

趙一曼和兒子的合影。圖據《黑龍江日報》

  追尋光明的道路

  投身革命,從事黨的秘密工作

  趙一曼出生在四川宜賓,原名李坤泰,曾用名李淑寧。她從小進私塾學習,成績優異,考入宜賓女子中學。在讀書期間,還被選為女中學生會常委兼交際股股長、宜賓婦聯常委會主席。

  “五卅”運動期間,趙一曼參加了抵制洋貨運動,按照組織的指示在學生中進行宣傳。1926年,她加入中國共產黨,正式投身革命。

  1927年9月,按照黨組織的安排,趙一曼到蘇聯莫斯科中山大學學習。在莫斯科期間,她將名字改為李一超,俄文名字為科斯瑪秋娃。

  在莫斯科,她結識了同為組織選派的共產黨員陳達邦。陳達邦成績優秀,俄語、法語、英語都很好,在同學中被稱為“陳院士”。他常常在生活學習中幫助趙一曼,兩人慢慢產生了感情。1928年“五一”勞動節這天,陳達邦和趙一曼結為夫妻。

  趙一曼懷孕后,在組織的安排下回國,先后在江西、上海、湖北等地從事黨的秘密工作。1929年1月21日,趙一曼生下一個男孩。這一天是列寧逝世5周年紀念日,加上自己曾用名李淑寧,于是趙一曼給孩子取小名“寧兒”。

  1930年,由于帶著寧兒從事地下工作不便,趙一曼只得將孩子寄養在陳達邦的大哥家。離開之前,她抱著寧兒到照相館拍了一張合影,將這張照片隨信寄給了還在莫斯科的陳達邦。

  抗日白山黑水間

  “挎雙槍,騎白馬的密林女王”

  “九·一八”事變后,中國共產黨立即發出“組織東北游擊戰爭,直接給日本帝國主義以打擊”的號召。趙一曼主動請纓,要求上前線參加“反滿抗日”的斗爭,得到了黨組織的批準。

  1933年,趙一曼在海倫地區率領游擊隊作戰,以兩百人的兵力擊潰偽自衛團五百余人,并將敵方偽團長擊斃。趙一曼的軍事才能得到認可,隨后進入哈東抗日游擊戰場。

  趙一曼作戰勇敢,英姿颯爽,她帶領的隊伍多次給日偽沉重打擊,被形容為“挎雙槍,騎白馬的密林女王”。她不僅機智過人,而且能文能武,為了啟發工人和婦女覺悟,常在地下刊物發表文藝作品。

  1935年秋,趙一曼兼任東北抗日聯軍第3軍第2團政委。當時,很多東北抗聯的同志都誤以為趙一曼是東北抗聯總司令趙尚志的妹妹,她將錯就錯化名為“趙一曼”。在哈東游擊區時期,她和趙尚志被并稱為“哈東二趙”,被敵人視為最大威脅,日偽還曾登報懸賞捉拿她。

  1935年冬天,在一次與日軍作戰中,她的手臂被子彈擊中,在珠河縣侯林鄉小西北溝養傷時被日偽發現,交戰中趙一曼身中數槍、失血過多,繼而被俘。

  日軍對她施以酷刑,她寧死不屈。為得到口供,日軍將她關押在哈爾濱市立醫院監護治療。在極度高壓的嚴刑拷問中,趙一曼咬緊牙關沒有透露半個字。她毫不屈服的頑強毅力,感染了看押警察董憲勛和醫院護士韓勇義,他們制定逃跑計劃,合力于1936年6月28日將趙一曼從醫院救出。

  出逃兩天后,1936年6月30日晨,在距游擊區僅20多里的李家屯,趙一曼被日本軍警追捕再度被俘。敵人對她施以更加殘酷的刑訊,仍毫無所得,遂決定把趙一曼押回她曾戰斗過的珠河縣處死示眾。

  “誓志為國不為家,涉江渡海走天涯。男兒豈是全都好,女子緣何分外差?一世忠貞興故國,滿腔熱血沃中華。白山黑水除敵寇,笑看旌旗紅似花。”趙一曼曾寫過一首《濱江抒懷》,這位寧死不屈、視死如歸的抗日女英雄堅持了自己的初心:為人民而戰、為民族犧牲。

趙一曼遺信謄錄件。現存中央檔案館

  “萬民永憶女先鋒”

  臨刑前她高呼“中國共產黨萬歲!”

  陳達邦和寧兒在很久以后,才知道趙一曼已犧牲的消息。

  地下革命工作動蕩波折,自1930年收到趙一曼的來信和照片,陳達邦再也沒有收到妻子的只字片語。1942年,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團成員陸續撤離,當陳達邦回國聯系上家人時,寄養在哥哥家中的寧兒已經十三歲了。自當年一別,陳達邦哥哥一家也再未得悉趙一曼的下落。

  1953年5月,周恩來收到一封來信,向他打聽曾就職于上海中央機關的李一超的下落。周恩來想來想去,不記得有李一超這個人。他將信轉到全國婦聯代為查找,當時的婦聯主席蔡暢和勞動部副部長劉亞雄看信后,也不知曉李一超的情況。

  趙一曼的姐姐李坤杰通過多方打聽,并拿著妹妹的照片,請有關部門到東北辨認,終于得到組織的正式確認:趙一曼就是李一超。這時,已經是1956年了,趙一曼犧牲已有20年。此時寧兒已經從中國人民大學畢業,分配到北京工業學院任教。得知自己的母親就是抗日英雄趙一曼后,他于1957年趕往東北烈士紀念館,一字一句抄下母親就義前寫給自己的絕筆信:

  寧兒:

  母親對你沒有盡到教育的責任,實在是件遺憾的事情。

  母親因為堅決地做了反滿抗日的斗爭,今天已經到了犧牲的前夕了。

  母親和你在生前是永久沒有再見面的機會了。希望你,寧兒啊,趕快成人,來安慰你地下的母親!我最親愛的孩子啊!母親不用千言萬語來教育你,就用實行來教育你。

  在你長大成人之后,希望不要忘記你的母親是為國而犧牲的!

  犧牲這一年,趙一曼年僅31歲。臨刑前,她高唱《紅旗歌》,“民眾的旗,血紅的旗,收殮著戰士的尸體。尸體還沒有僵硬,鮮血已染紅了旗幟……”她高呼“打倒日本帝國主義!”“中國共產黨萬歲!”

  哈爾濱市為了紀念趙一曼,將她曾戰斗過的一條主街命名為“一曼大街”。1959年,四川宜賓修建了趙一曼紀念館,館前立著一座她的漢白玉雕像。在第一展廳里,陳列著朱德、陳云等黨和國家領導人的題詞。

  1962年,郭沫若寫下一首詩,紀念這位堅決投身革命的女英雄:“蜀中巾幗富英雄,石柱猶存良玉蹤。四海今歌趙一曼,萬民永憶女先鋒。青春換得江山壯,碧血染將天地紅。東北西南齊仰首,珠河億載漾東風。”

【編輯:劉歡】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急速赛车开奖软件